重庆三中英才课程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资讯 > 正文

资讯

大周皇太子周恒 大周皇太子周恒顶点

admin2022-11-15 10:13:55资讯12
吾乃皇太子有几个女主只有一个,吾乃皇太子女主是苏凝玉。吾乃皇太子女主是苏凝玉。穿越成为废太子,想着远离争端,挣点小钱,娶个媳妇,过个潇洒日子,可惜家国危机,朝廷动荡,废太子也是太子,山河锦绣岂能拱手

吾乃皇太子有几个女主

只有一个,吾乃皇太子女主是苏凝玉。

吾乃皇太子女主是苏凝玉。穿越成为废太子,想着远离争端,挣点小钱,娶个媳妇,过个潇洒日子,可惜家国危机,朝廷动荡,废太子也是太子,山河锦绣岂能拱手让人。大周武德七年十一月初六。大都长安,西城,太子府。

吾乃皇太子内容:

今日太子府门前来了一队人马是宫中禁军卫队。为首一人身穿黄金锁子甲,腰佩宝刀,手捧圣旨。奉天承运皇帝诏曰:奉光孝皇帝之命,太子周恒为我大周太子,然德行有愧,品行不端,玩忽职守,目无尊长。

今日废去太子之位贬为郡王,着其三日之内搬出太子府前往寒山寺禅修悔悟,不得有误。禁军主将郭明宣读孝光皇帝圣旨。圣旨宣读完毕。 郭明两步走上太子府门前石阶,走到跪拜之人面前“太子接旨吧!”郭明语气有些冰冷的说道。

像是对这位太子有怨恨。太子府门前跪拜的乃是当朝太子周恒。年纪轻轻但是长相肥硕至少有二百来斤宛如放大版的年华娃娃,一脸的憨厚表情。

可没人知道,在这憨厚表情之下是一个嚣张跋扈的面容。“儿臣周恒领旨谢恩!”周恒立即双手举起接过圣旨,声音洪亮听不出任何的悔恨和恼羞成怒,取而代替的是冷静,从容,淡定。

石碏大义灭亲除国贼,郑庄公入周朝见周恒王,假受王命讨伐宋国

州吁弑兄篡位,为压制国内有关他弑兄篡位的议论压力,兴兵伐郑。州吁成功打了一场小胜仗,政治目的达到,怕国内出动乱,班师回卫国。州吁为了获得臣民的肯定,请老臣大夫石碏出山,石碏以生病为由推辞。石碏向州吁献计,要想国内稳定,卫新君若能得周王赐予黻冕(官袍)车服,得王命为君,必得国民肯定。建议州吁可通过陈侯引荐,朝拜周王,州吁大喜,与石厚一起往陈国见陈侯。石碏修书一封与陈侯,言明亲子石厚与州吁的谋逆事,请陈侯诛杀两人。陈侯将石厚与州吁擒拿,因石厚是石碏亲子,差人问石碏心意再决定诛杀。石碏召集百官,共议此事,百官让石碏作主,石碏令两位将军前往陈国,诛杀石厚与州吁,并迎公子晋为陈侯,史称卫宣公。宣公尊石碏为国老,世代为卿。陈、卫两国关系越好。

石碏为何设计诛杀州吁与石厚?

陈侯为何帮助石碏除国贼?

郑庄公见长葛城被宋兵攻破,公子冯逃脱回来,欲起兵讨伐宋国。祭足担心前次五国伐郑,现在郑国伐宋国,其他四国会恐惧,相助宋国。他建议庄公结盟陈国。陈侯认为这是郑庄公离间陈国与宋国的计谋,不同意结盟。祭足看见陈侯的担忧,向郑庄公建议令边城守将率步兵入陈国边境,大掠男女财物约百余车。又让颍考叔出使陈国,将所掠夺的人与财物归还,以示善意,郑庄公按祭足计谋行事,顺利与陈国和好。

郑国大夫祭足是郑庄公的重要谋士,此人才高八斗,智计百出,对事物的分析头头是道,并想出最佳的解决方法,是郑庄公的左臂右膀。

祭足又让郑庄公入周朝,然后假称得王命,号召齐、鲁、合兵伐宋。郑庄公朝见周恒公,周恒公讽刺郑庄公上次盗割大周麦稻,激得郑庄公辞退,又送十车黍米嘲讽他。郑庄公想不接受黍米,祭足建议庄公接受。周公黑肩因想结好庄公私下暗送二车彩缯。祭足建议将周公所赠的礼物假称是周王所赠,并宣言周王因宋国久未上贡,周王令郑庄公率兵讨伐;并让郑庄公以假王命号召列国,责以从兵,如有不应者,是抗王命。郑庄公大喜,称赞祭足真智士也。

周恒公为何嘲讽郑庄公?

周恒公不喜郑庄公 。周恒公的父亲前大周太子狐质于郑国,周平王逝世,太子狐回国伤心过度,不到一周逝世,周恒公怀疑其父的死与郑庄公有关。周恒王因忌惮郑庄公权霸朝纲,为收回朝中大权,辞退郑庄公。

郑庄公为报复周恒王的辞退,它令祭足率军偷割大周的小麦与稻米,以因立威 ,试探周恒王的反应,周恒王在周公黑臂的劝说下,没有对郑国动兵。这次郑庄公朝见周恒王,周恒王才嘲讽他。

郑庄公接爱象征讽刺意味的黍米的原因。

不想让列国认为郑国与周王室关系不好。大周王室势微,天下诸侯虽没以前那样看重周王室,特别是大诸侯看轻周室,周室也无能力讨伐。但大周仍然是国家的正统皇族,统治天下, 诸侯们敬重郑国,除了郑国兵强马壮,很大原因是郑国二代主君任职大周卿士,执掌大周朝纲多年,为了继续立威天下诸侯。郑庄公还想以大局为重,压制自己的怒火,接收周恒王所赠的讽刺黍米。

郑庄公利用周公私赠的礼物,假称是周恒王所赠,并假称受王命讨伐宋国,并号令天下诸侯,一起讨伐宋国。这一手阴谋,使郑国讨伐宋国变得名正言顺,还可以借用其他诸侯的兵力为己用。

周桓王继位,辞退郑庄公,双方结怨,齐僖公与郑庄公歃血为盟

周平王逝世,郑庄公与周公黑肩周摄朝政,使人迎太子狐来周继承皇位。太子狐哀痛过度,不到一周逝世,其子林嗣继位,史称周桓王。桓王辞退郑庄公的卿士之位。庄公怒回郑国,与众臣商议,诸臣愤怒不平,大夫高渠弥建言,率军攻入周城,废了今王,另立贤王。颍考叔反对道:"君臣之伦,比于母子,主公不忍仇其母,何忍仇其君?"他建议庄公隐忍一年,入周朝拜时,周王必有悔心。庄公最后采用大夫祭足计策,令他率兵到周边境,借口国内闹饥荒,大周温、洛两城索取粮食。温城大夫未奉王命不同意,祭足令军士分头将田中小麦收获,满载而归。温大夫知郑军强盛,不敢追袭。祭足巡至成周地方,见田中水稻成熟,令军士假扮商人,半夜将稻穗割走,守将察觉时,郑军已走远。周恒王得知此消息,欲起大军伐郑,周公建议恒王勿动兵,说祭足盗割麦禾,郑伯未必知情,郑伯如果知此事,必亲来谢罪。郑庄公见周王无责备之意,心中不安,想入朝解释。这时,齐国使臣来,齐僖公约郑庄公石门相会,歃血为盟,约为兄弟。齐侯想联姻郑国,郑世子以大丈夫志在自立不同意联姻。庄公表扬其志。

周恒王为何要辞退郑庄公的卿士之位?

郑庄公为何采取文武两种方式对待恒王的无礼辞退?

以武讨伐周室另立贤王,太过强硬,必遭天下诸侯讨伐 。郑庄公面对恒王无礼的辞退,忿怒而归国。他与众臣商议对策,勇将高渠弥主张动武,以武力攻入周城,另立贤王。颍考叔反对,郑庄公也觉得过于大逆不道,此行为必遭天下诸侯讨伐,也不得人心。

以隐忍的文礼方法对待恒王的辞退,坐等恒王回心转意 。郑庄公觉得太过示弱,会被诸侯与恒王看轻,使郑国国威受损。

郑庄公采取祭足的建议,文武方式并用,令祭足率兵至周边境,以饥荒为由,盗取粮食,以试看周恒王的反应。如果周恒领军来讨伐郑国,郑国有理出兵,打败周军,另立新王。 周恒王听从周公建言,坐等庄公来谢罪。郑庄公见恒王无责备意思,此事反而变成郑国无礼,心中不安,想入朝向周恒王解释。

齐僖公为何与郑庄公结盟?

扩大齐国的政治影响 。齐僖公是雄才伟略之主,齐国地处东海之滨,远离大周王室权力中心,他主张与强大的郑国结盟,扩大齐国的政治影响力。

强强联合,相互帮助 。齐国是大国,地广人多,富甲一方,兵强马壮。齐国与郑国两大国结盟,是强强联合,双方相互帮助,各取所需。

一日,郑庄公接到卫恒公讣告,问卫使得知,公子州吁弑君篡位。庄公让诸将做好卫军侵境的准备。

郑庄公如何预料到卫军犯境?

公子州吁素好用兵,现弑君篡位,必兴兵转移国内矛盾 。卫侯的儿子州吁性格暴戾好武,喜欢谈兵用兵,卫庄公溺爱州吁,任其所为,不加于管教,终酿成弑兄篡位的悲剧。因州吁靠弑兄得来的侯位不正当,人民不拥戴,民意议论纷纷。州吁欲立威邻国,转移国内的议论压力,威逼国民服从。

卫国因公孙滑与郑国交战,卫国对外作战,必选郑国 。卫庄公因听信段的儿子公孙滑的谎言,起兵相助公孙滑伐郑复仇,结怨于郑国。郑国率军攻伐卫国,卫庄公服罪求免,卫国引以为耻。州吁用兵,必选郑国。

这件事,说明郑庄公懂军事谋略,通过一个人的性情与所作所为及国内矛盾,判断出卫侯用兵必选郑国。郑庄公料事如神,料敌机先的军事能力,是他常打胜仗的原因。

周桓王中箭受辱是什么典故?

诸侯公然与周王兵戈相见,周王的威信已经一扫而光了。

越来越深的仇怨

周平王在公元前720年驾崩了,他在位执政五十一年。平王去世后太子孤自郑国回到京城继承王位,没料到太子孤悲伤过度,没等到执政就死了。

这样,只好让孤的儿子姬林即位登基,他就是后来的周桓王。

周桓王认为太子孤若不是质押在郑,孤独抑郁,哪会这么早就死去,又觉得郑庄公在朝廷上很不尊重自己,就有了罢免郑庄公的念头。周桓王到底缺乏政治经验,有一天在朝上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对郑庄公说:“您是先王的老臣,我对您只有敬重,不敢让您受累,还是请您自便吧。”

郑庄公一听,知道周恒王是要罢免自己,却又无可奈何,强装笑脸说:“谢谢您的好意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出了门就骂道:“桓王这小子和他爹一样,也是个忘恩负义之徒!”

郑庄公回到郑国,对周桓王不满之意一直无法发泄,总想找点钉子让桓王碰,让桓王知难而退。

正巧宋国,卫国作乱,郑、宋早就有矛盾,郑庄公借此机会点齐兵马,假借周桓王的名义,自称得到桓王的授权,讨伐宋国。郑庄公联合齐国和鲁国,攻破宋国。宋国的国君宋荡公在战乱中身亡,郑庄公就立公子冯为宋国的新国君,也就是宋庄公。郑庄公在诸侯中威望大增,许多小国都听从郑庄公的号令,周桓王在郑庄公眼里更算不了什么了。

公然兵戈相见

郑庄公打着周王旗号讨伐宋国的事让周桓王知道了,十分生气,就下令免去了郑庄公的卿士职位,而郑庄公索性连续五年不去洛邑朝见桓王,也不向周纳贡。

周桓王大为恼火,他亲率蔡、卫、陈三国军队征讨郑庄公。

郑国对周桓王罢免庄公满腔怨恨,又见桓王来攻,便当即点兵迎战。

周桓王原以为大兵一到,郑庄公一定会认错讨饶,现在看到郑庄公胆敢领兵迎战,不由得怒火中烧,领兵来到城下,向郑庄公挑战,想等郑军出战时,当面臭骂郑庄公一通。没料到郑庄公根本不到阵前见他,只是不理不睬,坚守不出。

周桓王求战心切,就派士兵去郑军阵前叫骂,郑庄公还是按兵不动。直到将近黄昏时候,周王士兵已经面露倦意,士气全无,东躺西卧,全无战阵模样。郑庄公见此情况,立刻下令击鼓冲锋。

郑军养精蓄锐,以逸待劳,早就憋足了劲,一听号令,奋勇攻向周军。陈、蔡、卫三国士兵本来就不想为周天王打仗,一看郑军来势凶猛,掉头就逃。

周军勉强抵抗,哪里是对手,马上败下阵来。郑军一阵奋勇追击,只杀得周王军队丢盔弃甲,狼狈而逃。周桓王随军而退。

表面上的修好

郑国的战将祝聃率兵追杀,看到前边的一辆车上载着桓王。祝聃弯弓搭箭,瞄准周王,朝着周桓王射出羽箭,正中桓王左肩。祝聃见射中了周桓王,顿时喜上心头。正要驱车追赶,想把周桓王活捉,却听到郑庄公鸣金收兵,只得返回。到了营地,祝聃满脸迷惑地问郑庄公:“周桓王被我射中,我正要生擒他,大王怎么下令收兵了?”郑庄公答道:“我们今天应战也是迫不得已啊。那恒王兵败中箭,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厉害,以后再也不小看我们了。再说,真要把周桓王抓来,我们又怎么处置他呢?就是射他一箭也不妥当。如果桓王伤重而死,杀害周王的罪名就落在我们头上,如何向天下交待呢?”大夫祭足也说:“还是庄公高明,现在我们已经教训了周桓王,现在最好赶快派人去慰问他,算是给他一个面子,让他也好下台。”郑庄公一听连声说好,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祭足。

祭足带了许多牛、羊作为礼物,外加一些粮草,连夜赶周桓王的大帐慰问。他一见到周王,就跪在地上连连磕头,口称:“罪该万死,罪该万死,庄公本想自卫,岂料士兵约束不严,以至冒犯了桓王。庄公诚惶诚恐特命我来请罪,请桓王宽恕。”周桓王没料到郑庄公有此一举,祭足长跪不起,更使他不知所措。旁边的大臣们见此情形,都帮着郑庄公说话,请周桓王饶恕郑庄公,祭足不等周桓王说话,连忙谢恩,告辞了桓王,又到别的军营一一慰抚。就这样,周桓王与郑庄公之间的这场战争,最后以祭足的“慰问”收场,而诸侯之间更加激烈的争斗才刚拉开序幕。